主任的苹果

又吃到了主任的苹果,那是一种久违的味道 记得当时主任的老爸第一次来我们寝室的时候,带了两箱苹果,还有几个散装的。他老爸说:“谁从最远的地方来的?这个最大的给他。”然后那个直径应该有15cm的苹果就归了我。然后我们寝室几个人一起给旁边的寝室送苹果,343对面的344,旁边的342和345⋯⋯ 从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每天回寝室都可以吃到主任家自己的苹果,每人举一个,一边吃一边聊天。

终于,过年了又回学校了,世龙从老家带来了德州扒鸡,那是一种很酥很香的食物,世龙一边给我们描述着扒鸡的做法,一边我们几个人全部分着吃完了。和后面我要讲到的湖南酱板鸭不同,这个德州扒鸡可以连骨头都全部吃完,只不过每次说到世龙的德州,都会想起“德州电锯什么的”,哈哈。

接下来就是我总喜欢带来吃的酱板鸭和麻辣肉了,主任和怪兽还挺能吃辣的,可怜了世龙和狼每次都因为吃不了太多辣,而不能品尝这些美味啊,嘿嘿。还记得几个人坐在一起边吃酱板鸭和麻辣肉,边看生化危机的日子,现在4也出来了,不知到你们都看了没?

后来狼也开始带家乡的好东西来吃,叫哈尔滨宾馆红肠。和一般的火腿肠和烤肠绝对不是一个档次的,那时真真正正的肉和真正的薰香的味道,而且一根非常多,所以要分着吃才行。当时343和344串来串去,也竟然把那么多都吃完了。

和KanKan说得差不多,应该记忆就是由很多味道组成的吧,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