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忆故人

此刻我爸爸,大姑姑,小姑姑在团年饭桌上聊天聊得热火朝天,过去二十年的恩恩怨怨在我奶奶去世后的新年第一天都沉浸在了酒里话里
人有三次逝去,一次是呼吸的停止,一次是身体的消失,最后一次是最后一个记得ta的人把ta忘记。。。
最后奶奶弥留之际心心念念的可能是我爸爸给她买的二手洗衣机,怕她“快走了”用新的浪费
也许是赌气出走,十年没有见面的女儿
又或者是我和我表哥表姐约了快一年回常德见奶奶,才约到在医院见到了我奶奶的却是最后一面
也许是我爸爸蒸的那一碗好吃的蒸蛋
也许是和我妈妈几十年的恩恩怨怨
这一切的一切,都随着一个人的逝去而烟消云散
在这辞旧迎新的一天夜里,我们开始怀念她
我的奶奶出生在一个不平凡的年代,1935年,她小时候的事情,我知道得不多,只是小时候断断续续地从长辈们的口中知道,她的家里是地主家,曾经有过很多土地,生活过得不错,在那个不远的桃江县城。
后来她和我的爷爷走到了一起,可惜我的爷爷英年早逝,她从36岁起,就带着4个孩子开始了蹉跎的一生,然后还要遭遇到小儿子的病故。
从我记事起,奶奶就是一个年老的样子,直到我今天看到墓碑上她和我爷爷年轻时候的样子,我觉得十分温暖和感动,几十年的思念,他们终于又走到了一起。
奶奶的擂茶
小时候的记忆,都是周末和假期在奶奶家度过的,过年放花炮,夏天擂擂茶,直到去年我出差经过常德,奶奶还专门给我做了擂茶,送到车上。
步行到火车站
初中的时候,有一次约我去健步走,我们俩从常德东门走到火车站,然后又走到柳叶湖,那是我第一次走那么远的路,我已经记不得我们当时聊了些什么,只记得我们那天很开心,在新修的火车站照了很多照片
去北京
高三的时候,奶奶和我妈妈参加了夕阳红旅行团,去到了北京,他们老一辈人梦想的地方。看天安门,逛王府井,还登上了长城,在好汉碑合影留恋。可惜我后来到北京这么多年,她都没有机会再来北京玩一次。
守候老家
我的奶奶在我们几个孩子都读大学之后,常德的老家变得越来越冷清,可是她不愿意去其他地方,就希望待在老地方,守候着老家,还好她盼来了我上北京的大学,留在北京工作,结婚,生子。
饭桌上,我爸爸对两个妹妹说从今以后,我不要求你们,随便你们回不回来
大姑姑说,我没有妈了,就像没有家了一样,但是我希望我以后回常德,希望有口饭吃,就像之前奶奶在的时候一样,她招呼一声,我们三姊妹就会在一起。
是啊,爸妈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写下这些文字,是为了纪念我的奶奶,一位老人,一位故人,就像《寻梦环游记》里面写的一样,人一辈子走过,希望有人能够记得她,不会忘记她,也不枉来过一辈子。
愿你再来人间 轰轰烈烈一辈子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